焦化主产区“去产能”力度升级
发布时间:2019-12-25
  

连日来,焦化行业去产能步伐加快,引发多方关注。记者梳理获悉,山西、山东、河北等多个焦化主产区,近期纷纷收紧政策,进一步加大淘汰力度。受此影响,2020年将成为焦化行业转型的关键一年,焦炭定价或可取得更多主动权。

统计显示,今年1-10月,我国焦炭产量为3.93亿吨,同比增长5.6%。下游钢铁等需求增长,带动焦炭产量同步上升。但高产量并未带来高收益,自9 月以来,焦炭价格平均环比下降300元/吨、同比下降560元/吨。据中国炼焦行业协会会长崔丕江透露,目前已有60%左右的焦化企业处于亏损边缘,行业在挑战中艰难前行。随着落后产能逐步退出、技术工艺升级换代,焦化市场能否迎来转机?

主产区加码减产 去产能进程加速

在压减产能、环保升级等多重因素下,焦化行业近期震荡不断。

河北省生态环境厅率先行动,日前对唐山市汇丰炼焦制气有限公司等11家无证排污的焦化企业,依法予以处置、关停。根据通报,11家企业涉及在产产能1435万吨,占全市总产能的比重超过40%,治理力度之大可见一斑。

河北只是焦化去产能的一个缩影。在另一主产区山西,记者了解到,根据省级《焦化行业压减过剩产能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行动方案》,太原、忻州、阳泉、长治及临汾五地,分别出台了市级方案,并于近日通过山西省焦化行业压减过剩产能专项工作领导小组的审核。结合本地情况,5地市均要在2020年10月底前完成相关任务。

“目前,山西焦化产能约为13000万吨,其中吕梁、长治、临汾位列前三,这也是压减重点所在。力争明年10月底前关停到位,一定程度上避开了供暖季,可减轻淘汰落后产能的难度。”一位熟悉情况的当地人士表示。

推进较早的山东、江苏等地,则是在已有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收紧政策。例如,山东最新发布《关于落实焦化产能压减及违规项目停建停产工作的通知》强调,各地市严格确保按期完成任务。按照山东省焦化协会的数据,山东在产产能约5500万吨,2019年压减1031万吨,全省减产20%左右。

“2020年影响焦炭价格的主要变量之一,就是焦化主产区去产能。其中,山东、江苏两地对供给的影响较大。山东今明两年压减1686万吨,或将于2020年上半年实质性落地;考虑到明年是江苏去产能任务的截止年,其进度也将加速。”川财证券分析师陈雳分析称。

政策落地有难度 市场观望情绪浓

在业内人士看来,“加码去产能”既有来自环保、控煤的要求,也是焦化行业自身发展的需要。

以山西为例,上述未具名的人士告诉记者,吕梁、临汾等地市,既是焦炭主要产区,也是大气污染治理重点区域。“为进一步控制煤炭消费总量,部分地区已由动力煤向焦煤延伸。焦化产业带来大气、地下水等环境污染风险,同时也是控煤的难点之一。在环境容量的‘天花板’下,如何提高焦炭单位产品平均综合能耗,成为实施改造的关键。”

崔丕江表示,国内煤钢焦市场呈现联动走势,但从现状来看,焦炭市场总体价格处于弱势,高产量并未带来高效益。其原因之一是行业集中度偏低,产能仍处于严重过剩状态,以价格为主要手段的同质化竞争没有根本改变。根据钢铁行业发展趋势,焦炭需求量减少将是必然趋势,优化布局、减量调整,有望为保持焦炭合理价位提供支撑。

但同时,部分业内人士也坦言,政策的实际落地情况有待进一步观望。“从政策内容来看,要求的确越来越严,但2020年10月底到底能不能执行到位,目前还是一个关卡。我们就曾调研发现,有些2018年就该关停的产能存在滞后、延迟,至今仍未完全执行到位。”山西焦煤专家马俊华表示,加之退出后的补偿、安置等现实问题,让执行存在难度。

对此,平安证券《煤炭行业2020年度策略报告》也称,焦化行业集中程度较低,行业仍处于多、小、散的状况。“从环保来看,焦化属于典型的重污染行业,环保改造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一些中小规模企业恐难以承受。 预计明年将是淘汰落后焦化产能的关键年,但具体要看政策落实情况。”

中长期价格有望回升 但利润涨幅有限

有预测显示,到2020年底,全国焦化在产产能将减至5.21亿吨左右,退出总量约3000万吨。“尤其因钢铁需求增长有限,焦化市场难再有大的波动。压减政策若能真正落实到位,对市场将有一定拉动。”马俊华对此表示。

结合主产区情况,陈雳分析称,山西去产能的影响更多体现在结构上,到2022年先进产能占比达到60%以上,产能置换动作或造成短期焦炭产量波动。到2020年,河北焦化产能将至8100万吨左右,与当地钢铁产能的需求比较贴合。江苏、山东则是重点地区,2020年将推出一批实质性压减措施。“在2019年供需平衡偏松的基础上,焦炭价格同比回落、利润收缩。中长期来看,伴随后续焦化产能收缩预期加强,焦炭价格中枢有望抬升。”

华创证券分析师任志强则认为,焦化产业长期处于微利的状态,散小乱弱特点突出。去产能虽有带动作用,但也难以支撑利润大幅增长。一方面,焦炭行业集中度明显低于上游焦煤、下游钢铁,导致其议价能力低于上下游,行业集中度是提升议价能力的关键。另一方面,焦化厂的核心竞争力,基本体现在区位优势和副产品回收能力,对于后者应加强重视。

“随着钢铁行业废钢比不断的提高,焦炭的需求逐步减少是必然趋势。目前,焦化行业焦炭总产能6.1亿吨。而这些产能分布在500家左右企业,同时4.3米及以下落后焦炉产能超过40%,如何进行合理有序的化解过剩产能和进行先进产能的置换,对地方政府和企业都是较大难题。”崔丕江提醒,焦炭产能的优化布局调整,应是煤焦钢产业链高效配置的整体联动,目前各地区各自为政、各不相干的状态,对产业稳定、协调、可持续发展将造成不良效果。